星期二, 2月 23, 2010

Hand-made lampshade 手工燈罩


之前在日本唸書時使用的桌燈, 在12年前帶回來的時候玻璃燈罩早就摔破了, 但又覺得燈座造型材質獨特復古捨不得丟, 於是就一直放著等待有一天可以將它重新整裝, 終於這幾天心血來潮拿出鐵絲和一包堂姊送的別緻餐巾紙, 抝抝剪剪又黏黏貼貼地完成了點起燈來還不錯的燈罩, 只是希望不會燒起來就是了.

5 則留言:

Dawn 提到...

這盞燈,我在日本也買了一個,玻璃燈罩仍完整,一直都放在老家的房間裡耶~鐵絲扭的燈罩很有創意,花紙裡面的白罩也是紙做的嗎?看起來很堅固的樣子。前些日子也想來坳鋁線,鋁線準備好了,工具還沒收集齊全,有點拖拖拉拉~

Beni 提到...

我記得我記得,你也有一盞一樣的,好像是在天神商店街的同一家店買的吧~ 花紙裡沒有白罩咧...就只有一層紙而已,為了讓它點起來比較有透光感.因為是用漿糊黏的所以乾了之後整個繃得很緊,就像以前糊榻榻米的障子時最後會噴點水在上面的效果.工具嘛..我只用了鉗子,你準備抝什麼?鐵鋁線這類材質軟趴趴的還真不太好定型哩

Dawn 提到...

去年買了一本ㄠ鋁線的日文書,裡面的東西都還滿有個性不俗氣,大部分用的是3.0~5.0mm稍粗鋁線,說它軟一點也不,因可塑性強,操作起來不會太吃力倒是。書上介紹的ㄠ鋁線工具在台北後車站的手工店也有看到在賣,價格沒有特別划算就是了。題外話..去年分享文章寫太多、太精采,被朋友的太太在臉書裡嫌刺眼~是怎樣!?日子過得稍微悠閒一點就被看成像做錯事一樣,莫名其妙~每個人日子不好過的時候又不是沒有,稍稍放鬆又如何。總之,今年還是照著自己的意思做。

Beni 提到...

朋友的太太嫌刺眼喔..天底下真有這種白目的人耶,就算吃味也不會修飾一下,好像我那位買三合院的同學形容她婆婆,買了新厝不但沒說好話,開口盡是講些潑冷水的,我就說別管她啦,反正每個人要的不一樣,每個人對生活的體認也不樣,至少她是表裡一致的人不會在背後放冷箭,如果你那位朋友的太太有種就當妳面說說看阿 呵
扯遠了...話說回鋁線,之前也是用了較粗的抝了個花籃,結果不太好搞可塑性低,完成品看起來歪七扭八的,有興趣想看看你那本書介紹的作品說~

Dawn 提到...

我買的那本書的作者叫森永yoshiko,她好像在雜貨方面還滿專攻的,鋁線手工相關的書出了不下五本,我在台灣只找到一本。有關她的書籍可參考此網站>>http://www.ojiko.com/book.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