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2月 27, 2009

Mimmo grown-up - Mimmo 長大了


有養過貓狗的人都知道牠們的成長速度驚人在頭一年就可以從幼童快速登大人了所以相對地牠們的年紀在第一年就已經是相當我們的20 歲了! 而動物最可愛的幼年期其實在只有67個月時就已經結束了因為從這個時期開始就會開始發情具有生育能力了. 我們這次停留三個月在義大利不但錯過了小貓幼年的後三個月, 而且當我們一回到台灣把Mimmo接回來住時赫然發現牠的行徑怪異一開始還以為相隔太久不習慣的緣故 後來觀察牠鬼叫、磨蹭身體、屁屁高舉的模樣才恍然到--阿喲喂! 這不是在發情是什麼!! 於是次日便趕緊帶去結紮囉~ 貓和狗結紮的部位不同,因為貓太愛爬跳所以開在腰側, 右邊照片肚子旁被剃掉一大片的地方就是了
註:
此時的
Mimmo也才9個多月而已咧!!

星期日, 12月 20, 2009

My stuffs on magazine 我的手製公仔布偶上雜誌廣告


stefano所長期配合的一家報社有推出一本雜誌月刊Mag,其中的插畫部份也都是由stefano所畫,而這本雜誌的編輯在這個月意外看到我的一些手製公仔布偶,覺得很可愛於是就免費幫我打廣告,頁面右下的牛頭蛇身布偶就是了,還有我的名字Beni打在左邊喔!!但可能礙於會有廣告之嫌,他們並沒有把我寄賣的那家店的店名La Cornice打上.

上面這些就是在這次回義大利的三個月時間裡卯起來完成的一些作品,有公仔、布偶、布畫還有一隻假的銅像公仔,因為它的材質和其他的一樣都是黏土類的只有上的是仿銅的顏料,還有一點氧化的效果很像真的,這些玩意全都擺在義大利這家裱框兼書店藝廊La Cornice店裡.

星期二, 12月 15, 2009

My first Joint Exhibition 我的首次聯展


上星期六在義大利COMO附近的小鎮CANTU', 我的第一次聯展開幕, 可惜的是我們在前一天的星期五就已經回到台灣了,我居然無法參加生平第一次展覽, 會造成這樣的遺憾主要原因是這是一個集合百位畫家的展覽, 台灣部分有我和另外兩位藝術家參展,其餘多為包含Stefano在內的義大利籍畫家, 而此企劃在一年前就已開始, 而我們的作品也早在年初就已完成從台灣特地空運到義大利, 原本以為九月回義大利時可以剛好看到展出, 結果展期一拖再拖,沒想到日期竟然就訂在我們離開的隔天...AAAHHH~ 不過沒關係好消息還在後面!!
上面的海報裡有每位參展者的肖像, 雖然畫得和本人不太像, 看看是否找得到我和 Stefano?!

這幅就是我的作品, 年初已經PO過了, 是畫在沒有底框的畫布上, 所以寄給策展人Tommaso時, 他再加工加上畫框, 而上個月當他在他的店面La cornice裱框時 (他本身是裱框師,有一家書店兼畫廊的店), 我的這幅被一對夫婦相中, 並當場訂下了! 於是我的這幅成了此展覽第一幅賣出也是未展先售的畫, 真是喜極而泣阿!!

星期一, 12月 07, 2009

Coming to Taiwan 出發回台灣


三個月的時間一下就過了, 又要打包行李回台灣了! 事隔三個月, 我們的小貓Mimmo也已長成大貓了, 偶爾透過skype請我老爸放在網路攝影機前來瞧瞧, 已經大到鏡頭容不太下了, 就是愛喵喵叫個不停的個性似乎還是一樣,不知道回去時還認不認得我們?? 至少牠最愛的那張沙發會認得吧!

星期三, 12月 02, 2009

3th anniversary 結婚三週年


上禮拜慶祝了結婚三週年,在附近的一家FISH HOUSE挖到寶,點了一份碳烤海鮮總匯裡面有鮭魚、劍魚、鱸魚、干貝透抽串烤、還有三種大小蝦,其中最讚的是一種前螯比一般蝦還大的蝦(從照片根本看不出所以然),而右邊那盤現烤的圓扁麵包更是好吃,就像沒有任何餡料的白披薩,外皮酥脆裡面Q,感覺一年份的海鮮都吃到了!

星期六, 11月 21, 2009

Pallanzo 湖畔小鎮


我們居住的COMO湖是一座全長50多公里形狀呈人字型的狹長湖,緊鄰瑞士阿爾卑斯山,湖畔地形為山麓延伸出的縱谷山丘,座落湖邊的大小村落不計其數,有高有低,也因此形成一幅柳暗花明又一村的特殊景象,許多村莊連在這出生長大的stefano的足跡都不曾踏過。像這次拜訪的一位畫畫朋友家就位在離COMO中心約20分車程的山坡上,正因此地緣關係,現在才臨深秋就已下探十度,彷彿台灣的冬天。村莊裡佈滿石板路和石頭砌成的房子,也許是這樣的天候,一路上不見人影,大家都躲在家取暖。中間照片是一處古時釀葡萄酒的地方,上方懸著一根約十公尺的巨木,靠人力旋轉下壓下方的葡萄。圖右是居高臨下的教堂。

從頂端教堂的草地上可以眺望湖景(右上),有一團矮雲覆蓋在後面那個狀似鱷魚嘴的丘陵。這天傍晚陰冷,加上四處空蕩蕩的,有點靈異村莊的感覺,如果是盛夏到訪感覺一定很好,像現在秋冬季最適合待在暖爐前,還有一隻朋友的貓湊過來取暖(長得有像mimmo巨型版)。

星期日, 11月 15, 2009

Maciste in armor & Nasone II


Maciste in armor & Nasone II
應觀眾要求的最新力作-- 大力士馬奇鐵 & 大鼻子逃犯2號 (陶土公仔)

Cloth-Painging Maciste II
第二張布畫Maciste--看似簡單,縫起來可花了不少時間,因為在義大利沒有縫紉機從頭到腳用手縫,有點快瘋了~

星期日, 11月 08, 2009

Duckling sold 鴨鴨賣出


買家是一位漫畫家Marco corona,由於住在羅馬和我們相差將近1000公里,所以就相約在Lucca的漫畫展面交.Lucca漫畫展有許多漫畫家都會參加,而stefnao這次因義大利漫畫家協會有設攤位,所以也義務到場擔綱小朋友的畫畫課程教學一天,就在當天和這位透過網路想要買我的鴨鴨的漫畫家見面成交了,過程順利愉快! Marco Grazie di nuovo!!

星期五, 10月 30, 2009

Green balcony 綠陽台


這次在Stefano米蘭的工作室附近看到的公寓, 就算是崇尚綠化的歐洲, 在大都市中這樣一整棟種滿綠樹的公寓還真是罕見,不知道是剛好所有住戶都臭氣相投還是大樓管委會規定入住者一律要在陽台種樹?? 畢竟他們在各方面的規定都比較嚴, 像我們住的地方就規定不准在樓下停車場空地處洗車...等

星期三, 10月 07, 2009

My first cloth-painting 第一張布畫


就是啊這次在台灣縫的那些布偶帯到義大利來亮相後, 有一位策劃藝術創作活動的朋友建議說 ''把它縫成像一幅畫會是怎樣呢?''--就這樣當下又激起我的行動力, 老娘就來縫它一個看看, 結果成品大家看了都覺得很可愛, 不只那位朋友想買下它, 還說可以引薦將它放在朋友的藝廊唷~

星期三, 9月 30, 2009

Is this face so terrible? II 長得有這麼可怕嗎? 之二

.
繼上次Stefano嚇哭朋友的小孩後,有一次一大群朋友相約到台北縣的某河畔綠地野餐,所有人攜家帯眷,因此現場聚集了數量可觀的小朋友, 大部分的小孩見到stefano的反應都還算一般, 只有其中一個事發當時年約三歲的小女孩, 先是縮進媽媽側身裡, 不時用驚恐加好奇的目光探視他, 然後在不小心和stefano四目相對時, 一時不知所措情急之下竟對他吐了一口口水, 這種反應著實連我都不知怎麼向他解釋--是唾棄, 還是自我保護還是什麼呢??? 不只這樣, 在大家互相道別時, 他倆不小心又槓上, 這回小女孩發出像貓看到狗時用來示威的斯吼聲, 呵...三歲小孩的世界還真讓人匪夷所思ㄚ~

星期六, 9月 19, 2009

cake or sponge? 海綿蛋糕


這是在買帶回義大利的伴手禮時在DAISO大創百貨找到的小東西,乍看之下簡直就是蛋糕,事實上卻是海綿哩,拿它來刷碗實在有點可惜。YES, it’s a sponge





星期六, 9月 12, 2009

Mimmo's new life 開始新生活


這禮拜我們回到義大利了,可能是年紀又大了一點的關係,以前不曾覺得到歐洲會有什麼時差的,這次抵達的頭幾天到晚上就開始覺得昏昏沉沉的,歲月催人老啊! 話說留在老家林口的Mimmo,新生活的第一天就出狀況了! 原本費了一番心力在樓梯間幫牠佈置了新房,為了怕狗來攻擊騷擾還用長凳將入口隔成可防止狗入侵而貓又可自由進出的形式, 誰料到卻防不了被Mimmo引來的追求者-一隻三毛公貓, Mimmo被騷擾得躲到樓上鞋櫃上頭, 還不時發出求救的慘叫聲, 老媽見情況不妙只好把窩移到樓上陽台, 這樣一來雖然沒有花園可散步了,至少我不會這麼快就當阿嬤, 等年底回去結紮後再放回樓下吧。

星期一, 8月 31, 2009

Mimmo ambushing Mimmo偷襲


小貓的可愛特性之一 -- 躲在轉角處將耳朵往後豎起壓低身體, 等待有人走過時出擊--雖然大家都看得到牠埋伏在那, 還是都任由牠襲擊, 因為那副模樣實在太爆笑了!

星期四, 8月 27, 2009

Giant Protozoa & Odd Duck 怪頭鴨 & 巨型單細胞生物


這幾週熱騰騰剛出爐的怪頭鴨(就是頭戴浴帽的鴨鴨)和後面那隻怪理怪氣的巨型單細胞生物--牠是stefano的2D動漫作品 ''演化''中的主角,做出來的布偶是鴨子的兩倍大所以特地擺後面點,靠增加遠近距離縮小嚇人度, 之所以會做這麼大一隻是應stefano要求, 好在將來巡迴演出時派上用場--希望啦!!

星期五, 8月 14, 2009

Can't let go 捨不得 ▪ 放不下


因為我們九月要回義大利了, 原本都已經和一位朋友約好這星期天要將Mimmo送給她領養的, 但是一個禮拜來輾轉反覆思索, 怎樣都無法說服自己這是個對的決定, 這位朋友當然是個愛貓族, 而且聽說剛丟了一隻長得和Mimmo很像的貓, 所以她會加以疼愛的程度可以想像, 但問題就在這段日子我已經習慣走在家中隨時會有軟綿綿的東西纏在腳邊有一個體溫依偎在座椅後面的感覺, 當初撿到牠時擔心養不活、擔心生病、擔心這那的,卻萬萬沒料到最難的竟是和牠別離, 所以最後抵不過不捨和眷戀決定拜託媽媽照顧, 把牠留在林口老家, 至少這樣牠不是離我太遠, 但是我真的不知道怎樣的決定對Mimmo是比較好的, 對這位朋友也覺得很抱歉, 我沒辦法問牠想要留在哪裡, 只好幫牠決定了, 希望家裡的三隻大狗能友善地接納牠!

星期三, 8月 05, 2009

Is this face so terrible? I 長得有這麼可怕嗎? 之一


一般台灣的小孩看到外國人的反應不是好奇就是害羞,閃避, 畢竟五官差太多, 感覺生疏是難免的, 就算是我在西方國家也經常引來小朋友的目光, 但是有一次我們到竹北拜訪高中同學時,她的三歲大的小孩竟然被stefano的長相嚇哭, 而且還哭嚷著不要讓他進家裡... 這這...種反應好像應該是看到妖魔鬼怪時才應該有的吧~ 在讚嘆光靠外表就可以把小孩嚇成這樣之餘, 對於童眼裡的世界也是充滿好奇與不解. 後來幸好我們有帶拌手禮--蛋糕! 在歡唱生日快樂歌中(雖然沒有誰生日) 才將他矇騙過去, 不過後來多見面幾次後也就混熟了.

星期五, 7月 31, 2009

大鼻子布偶 hand-sawed Nasone



大鼻子逃犯Nasone.他身上的斑馬條紋布料可不是一般的布喔!嘿嘿...這可是襪子改造來的唷~ 別想歪當然是全新沒穿過的啦!

星期二, 7月 28, 2009

Snake-Cow 牛頭蛇身


亦蛇亦牛,嘴巴還露出分叉的舌頭...做這一隻不太容易,不只是因為頭部很3D,身體彎彎曲曲的,在翻面時費了一番功夫,流了不少汗!

星期四, 7月 23, 2009

跑出來的恐懼 Paura uscita dall'orechio


Stefano畫的一個關於 '恐懼' 的漫畫. 什麼樣的恐懼會從耳朵跑出來呢??是因為受不了這個頭殼才逃出來的吧! 呵~ 縫這個布偶時意外地簡單,又有漫畫效果,不錯不錯!

星期二, 7月 21, 2009

星期四, 7月 16, 2009

手縫Obyby&貓枕頭 Hand-sewed OBYBY


又縫好一個啦!OBYBY是我最愛的人物-
啊!好軟的枕頭!!
頭好像太大了點,拍照時還被Mimmo抓脫了一點毛絮.

星期一, 7月 13, 2009

手縫第二彈 Hand-sewed stuffs II


最近卯起來車車縫縫又塞塞的,完成了這幾隻新布偶,做越多隻就越領悟出個中綿角訣竅,越來越得心應手,我想再加把勁就離上市上櫃不遠了!! 哇哈ㄚㄚ....

星期四, 7月 02, 2009

A trail with sea view 海邊散佈道


大家應該都有這樣的經驗有些地方近在咫尺但是長到這麼大卻反而不曾到訪,其中一個就是最近在老家林口附近發現的濱海散步道,因為鮮為人知所以人煙稀少,正合我意,從山丘上可以遠眺下福海邊,而八里也在不遠處招手,唯一礙眼的是下方疑似砂石場的建築,由於此景形成強烈對比在腦中揮之不去,便提筆畫下

星期三, 6月 24, 2009

星期六, 6月 20, 2009

Mimmo's got recovered Mimmo 康復了


謝天謝地啊!! 自從上星期換了獸醫後,一連吃了幾天藥然後神奇地mimmo就沒有再吐了,也不用去照X光在肚子上開一個洞了!心裡還真感謝那位妙手回春的獸醫,一診斷就給他抓到病因,而且還揪出是餵食方法出問題,真是一針見血華佗再世啊!所以貓狗如果生病(人也是啦)看幾次醫生仍不見好轉時真的要考慮換人看看,有時也不見得是哪個醫生比較高明的問題,而是診斷跟開的藥和自己合不合的問題吧,I think.
.

星期一, 6月 15, 2009

Living in my 'I' way- Eating Drinking III 我的隨義生活-飲食篇3

在義大利的傳統市場裡陳列琳瑯滿目的菜攤水果攤,讓人看了便想撒手就買,只不過在他們的市場裡客人是不能隨便亂碰商品的,必須乖乖地在攤位前順序等待老闆招呼,將所要購買的種類數量告訴店家讓他們裝袋秤重,因此有幾次等回家打開後才看到其中有一、兩顆爛水果也是常有的事,儘管如此偶爾還是會瞧見一些手癢的家庭主婦趁店家在忙著招呼其他客人沒留意時偷偷摸幾下水果以確定貨色。我的慘痛經驗雖然不是在義大利發生的,而是之前在日本念書爸媽來找我時,我們到市場買水蜜桃,老媽發揮她在台灣老愛驗貨的本事隨手掐了兩下鮮嫩的桃子,像是誤觸警鈴一樣當場被老闆斥責,這種經驗真是一次就夠了。


星期四, 6月 11, 2009

小貓mimmo成長記


最近mimmo狀況欠佳,吃過東西就吐,因為動物不會說話每次帶去獸醫都會診斷出不同的病因,需要不停地試藥很是困擾,第一次帶去就初步懷疑是吃到過多的毛在肚裡形成不易消化的毛球,但吃了幾天化毛膏也不見改善,於是接著又打止吐針吃止吐藥,甚至觸診還疑似胃裡有異物需照X光,若真有東西最糟還得開刀...所以不敢大意便帶給不同的醫師看,這次則說應是腸胃炎,可能跟餵食的方式有關.(醫師建議不要將乾糧泡軟,且開過的罐頭只限當次吃,放冰箱再用熱水加熱容易變質)
唉~動物一生起病來就是這樣,得開始嘗百草,運氣好醫師診斷對了就什麼事都沒了,希望牠的運氣夠好能撐過去!

星期一, 6月 08, 2009

Cake flower 蛋糕花



這兩張原本是爲一家蛋糕店所繪的構圖,雖然此案最後還是不了了之,我想凡事還是都得講緣份吧! 雖說如此,四月間大哥一家返台時,大嫂一看到它們就很甲意, 於是這兩匹馬就跟著伯樂回美國企了.

星期一, 5月 25, 2009

多啦A夢的作者


已經有好一陣子都在做白工了,這滋味要嚐過的人才知其中酸苦,也托這些白工的福讓我練就一身好功夫,且深深體會錢難賺要珍惜啊!上面這張就是在試畫一篇有關多啦A夢的作者的故事,可能有些人還不知道它的作者藤子不二雄並非一人,而是結合兩位漫畫同好創作者的姓名而來的.至於倒頭來為何變成白工呢?原因是出版社再三要求試畫而且在我完成這張後不僅來電要求進行下一階段試畫,還膽敢亮出他們的行情價-一張手繪250元!! (這讓我開始反省難道我必須將技術練到用放個屁的時間就可畫一張繪圖出來嗎?)這種行徑之可恨,可恥..當下叫我不知該哭該傻笑還是該捶心肝才是,當然就此回絕囉,各位評評理嘛!這還有天理嗎?!乾脆叫我們直接抱塊石頭去投海算了,省得在這內傷.

星期二, 5月 19, 2009

Living in my 'I' way- Eating Drinking I 我的隨義生活-飲食篇1


要說到義大利的飲食可能要講個幾百篇也說不完,我要提的倒不是他們的食物本身,而是食文化.
例如一般典型
義式家庭的廚房,結構基本上和我們的大同小異,除了豪宅之外一般家庭廚房面積都不會太大約在23坪左右,以一個料理空間來說措措有餘,只是讓我格外疑惑的是在這樣一個減一分則太少的空間裡義大利人卻喜歡在中間塞一張餐桌進去,當大家坐下用餐時可以說是水洩不通,如果有人想到另一頭的水槽、冰箱拿個東西就得開始練縮骨功,並不是家裡小到沒有擺餐桌的空間,他們通常會把客廳兼作餐廳的功能但只有在宴客或人數較多時才會使用。我想這種習性與人與人的接觸距離有關,這點從見面打招呼時臉頰相碰的方式就可看出他們似乎喜歡以近距離或肌膚接觸來拉近彼此的親密感。


星期五, 5月 15, 2009

星期五, 5月 08, 2009

小貓 Mimmo 繼續奮鬥


話說上個月不小心撿到的小貓,原本一副病弱模樣甚至還沒斷奶,那時還真怕養不活,誰料一個月下來不但活得好好的 也成功斷奶 開始自己吃貓罐頭和泡軟的貓餅乾,而且食量還蠻大的(只是不知是否肚子裡的寄生蟲在作怪就是了), 除蟲工作也已進入第二階段-除幼蟲. 上階段已除掉很多線蟲的成蟲(又多又長的, 一個小小的肚子怎麼塞得下那麼多...太噁了). 只是牠患的不知是什麼眼疾, 眼藥水都滴了快一個月了 只要一停止點藥 眼睛就開始紅腫流目屎. 還有跳蚤除了又來 春風吹又生 很是棘手.... 不過能成功存活下來 mimmo的生命力也夠強了.

星期日, 5月 03, 2009

Exhibition of Donkeys 驢子畫展1


這是幫義大利的那家特別的書店(Spazio laboratorio la cornice)老闆策劃的驢子展所畫的一張畫,他邀請了多國將近百位畫者畫出心中的驢子,我的這幅取名叫 ''為什麼總是我'' (perche' sempre io)

星期二, 4月 28, 2009

Living in my 'I' way-studying IV 我的隨義生活-隨義學習 4

不是我臭屁,說到學語言的不二法則就屬 ''耍白癡''三個字,也就是硬著頭皮,將 ''被嘲笑''視為身外之物,然後不顧一切說出 破破又怪怪的腔調和句子.接著就可以從對方的反應知道自己講得到底有多怪~或是自作聰明地造出的句子 用錯的字會擺出什麼烏龍,例如...

*註解1: pollution在英文是'污染',誰知道在義大利文中同樣的字竟意謂 '自慰', 飆汗....
*註解2: preservative 是 '防腐劑' 沒錯吧!!但是在義大利文中卻是 '小套套', 哇咧--

星期三, 4月 15, 2009

天上掉下來的爛命一條


話說上星期日4月12日是復活節, 前夕的半夜裡後陽台傳來孤楚的小貓叫聲直到天亮, 我們幾乎整夜不成眠, 還在咕噥著哪隻母貓把小貓丟了時, 同樣的小貓叫聲竟又出現在樓下目前沒人居住的花園, 下去看這才確定牠真的被媽媽拋棄了, 看來只有幾週大, 兩眼嚴重發炎膿液沾粘得雙眼幾乎張不開, 當下隨即湧上慈悲心將牠帶上樓, 準備紙箱 毛衣 貓奶粉等必需品 也管不了後續問題 先將牠安頓好 餵飽 眼睛治好再說, 因為任牠這樣再哭叫沒人理個2天恐怕就要嗝屁了, 就這樣靜靜消失在世界上, 任誰也不會覺得痛癢.
而在許多角落或許每天都有這樣的爛命在茍延殘喘, 幾個禮拜前正要去買菜時忽然看到路邊平躺著一隻小狗, 看上去奄奄一息以為死了 卻當我湊近時嘴角眼皮小動了一下, 當下也是顧不了什麼就準備臉盆裝著送獸醫, 結果因車禍被嚴重撞擊鼻口出血隔天就寧靜地走了. 當時在獸醫院時我問獸醫有沒有任何動物的組織團體可以照顧這樣的受傷動物, 醫師無奈的說: 人都照顧不好了更別說動物了. 不是我愛拿國外比, 較先進較人道較文明的國家都會有保護動物的人道組織幫忙處理這類問題, 所以我只能無奈地提這篇文章的標題以表達我的感觸.

星期一, 4月 13, 2009

libro di ANADEMA 友情贊助


這是最近幫Stefano一個義大利朋友出的一本散文集畫的其中一篇內頁插畫. 這個朋友在米蘭開一家有不少明星愛去的美容院 ANADEMA, 裡面幾個美髮師閒來沒事還會自己拍拍短片 出出書 發行週邊商品 蠻有文藝氣息的. 這一本散文集就是每年他們都會固定自費出版的刊物, 所以裡面的文章 插畫 都是認識的朋友大家友情贊助提供的. 特別高興的是我這張被擺在第一篇, 應該是托這篇文章的福吧!

星期四, 4月 09, 2009

Living in my 'I' way-studying III 我的隨義生活-隨義學習 3

或許是因為我比較謙虛還是標準比較高,總認為沒有任何一個語言可以被大言不慚地稱為是簡單的,這不僅是就每個語言文化的深度而言更是對以該語言為母語者的一種尊重。何況義大利文真的不容易學,光就動詞來說如果要用得正確講究的話每個動詞起碼有二、三十種變化,它的難度可見一般。尤其在我已經花費人生八年的黃金歲月在日本、美國苦學英日語後我敢說我的記憶體剩餘空間已經少到只剩 5﹪的狀態,在這樣的貧脊條件下我的腦袋居然還塞得下第三個外語已經算是奇蹟了。然而某天竟然還是讓我遇到一個白目的講西班牙語的南美歐巴桑,語帶炫燿地對我說「我花兩、三個月就學會義語、葡語」,在她自信滿滿甚至神經大條的本性之前我的謙虛低調竟相形顯得毫無價值,幸好是stefano後來安慰我西、義、葡、法這些拉丁語言本來就像是四兄弟一家親,我才沒有中傷太深。

星期日, 3月 22, 2009

週末西門町紅樓和義大利相見


這週末3/28,29於西門町紅樓有一連串創意市集活動,主辦單位之一的義大利在台協會也設攤位進行文化交流,我們受邀於現場展示一些簡單畫作,主題當然都是和義大利相關的,另外29日下午1點到4點30還有STEFANO的座談(由我翻譯...鼻孔吹氣)和一系列活動喔!!詳情請看海報或上紅樓部落格 http://redhousetaipei.blogspot.com/

星期日, 3月 08, 2009

我在台北的茶館 My tea room in Taipei


最近我堂姊(就照片中的美女)在麗水街發現我的茶館, 長這麼大我的名字從來沒有和任何人''撞衫''過, 這會突然看到自己的名字出現在店家招牌上 心中浮現的卻不是反感 說也奇怪的竟是親切感哩 有點失散多年而重逢的喜悅 (嗯 嗯 點頭)
Recently my cousin(the beauty in foto) found a tea room that has exactly same name with mine! It's awfully rare finding another person on earth who shares the same name with me, but odd enough, when I saw my name on the shop sign, I felt kind of intimacy, like the joy gained from a reunion with some relative after years' sepa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