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12月 04, 2008

Bracco sterilizzato 小豆豉結紮


在我雞婆的熱心勸說下昨天終於如願把我堂哥所養的一歲大的小米格魯帶去結札。據獸醫說法一隻母狗最快六個月就有生育能力,何況小豆豉居住的樓層有另一隻公狗,誰知哪天這兩個不會擦槍走火...所以行動還是要趁早。只是小豆豉從小就被獨自關在家裡鮮少出門,一見到獸醫緊張萬分以低吼聲示意不讓人接近,可以想像手術過程一定非常艱辛 (手術時我不在場,搞不好獸醫最後只好使出必殺鑑--吹箭麻醉也說不定)。而且從術後身體狀況稍恢復時起,小豆豉就不斷舔拭牠的開刀縫針處,當天晚上就自行拆線(把第一層縫線舔掉了),第二天不得已只好在牠頭上裝上頭套以免舔到腸子外漏就不妙了。生性敏感的小豆豉非常不習慣套在頭上的燈罩,幾乎整個下午都保持同一個站姿不敢稍微移動,這樣站著到拿下頭套可是要持續一個禮拜的唷 ! 小豆豉你要撐多久咧 ~

1 則留言:

Dawn 提到...

小豆豉的種種反應,讓我想
起"神鬼願望"裡布蘭登費許變成美國第一總統林肯的樣子,因為知道會被暗殺在歌劇院而一副驚弓之鳥左顧右盼的神經衰弱模樣^^"